位置:首页 > 艺体招生 >

李天心 : 骑马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3 12


秋天是北京最美的季节。踏着泛黄的秋草,迎着满眼的红叶,我和好朋友罗静源、郑添元一起来到了顺义马场。

刚一靠近马场,我们就闻到一股新鲜的马粪味道。我们先来到马场的接待中心,在把带来的东西放好后,我迫不及待地问妈妈:“我们什么时候能去骑马?”妈妈说:“骑马要穿专门的服装,穿好了才能到马场里去骑马。”她用手指着一位坐在电脑前面的姐姐,让我们跟她去换骑马服。我们三个争先恐后地跑进女更衣室。一进门,我就看到了一排排码放得很整齐的骑马专用服装。那个姐姐给我们三个每人拿了一套,说:“把它们套在你们的衣服外面就行了。”我们飞快地穿上了骑马装,看着彼此的新形象,兴奋地来到了马场。

一进马场,我就看见三匹马和三个晒得黝黑的帅哥哥。原来他们三个就是我们的骑马教练。我们和教练互相问好后,我选中了一匹全身都是棕色的大马。它的鬃毛是黑色的,额头上有一个菱形的白斑,显得又漂亮又友好。它的主人就是我的教练。教练让我骑在马背上,到训练场去。我费了半天劲才爬到马背上。只听教练说了一句:“走喽!”马便开始走了起来。难道这马听得懂人话?那它会不会说人话?……一大串问题从我脑子里蹦了出来。

到了训练场,教练把马带到一个角落里,拿起一根绳子拴在马身上,“现在,我让马试着走一走,你也可以适应适应。”教练边说边拽着绳子让马转圈圈。我没作声,因为我在观察这匹马,我看见它的脑袋慢慢转过来,用它那双黑珍珠似的眼睛好奇地望着我,好像在说:“你是谁呀?”我对它笑了笑,它对我眨了眨眼睛,就把头转了回去。

教练又说话了:“把你的脚跟往下沉,还有,把膝盖贴在马鞍上。”在我认真照做了之后,教练说:“现在我让马小跑一段,然后教你一个动作。”“是什么动作?”我好奇地问。“暂时保密。”教练显得神秘兮兮的。“跑!”教练一个口令,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马就跑了起来。啊!我的屁股蛋快要被震成八瓣了!我在心里暗暗叫苦。

随着教练的一声“停!”,马乖乖地停了下来。“你害怕了吗?”教练问。“不害怕!”我说,“顺便问一下这匹马叫什么名字?”“它叫‘二黑’。”“二黑”?这个名字起得真好!正当我想着二黑的时候,教练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该教你动作了。我们要学的动作叫‘起坐’。”“起坐”?我疑惑地看着教练。“对!”教练肯定地说。“你先看我,我蹲下的时候就是你现在这个样子。”说着教练就开始示范“起坐”这个动作。我一边看教练的动作,一边在二黑背上练习。“动作会做了,一会儿就要边跑边做了。”听了教练这么说,“啊”!我把嘴巴张得老大老大的,好像要一口吃下去一个大苹果似的。

“放心吧!你不会掉下来的,只要你把节奏踩好就行了。这个节奏就是你起来的时候要跟马的右蹄迈下去的时间一样。”二黑按照教练的口令走起来了。“起,坐,起,坐,起,坐……”教练给我喊着拍子。不一会儿我就学会了动作。教练说:“现在,我们来跑一跑吧!”“好!”我兴奋地说。

二黑开始小跑的时候,教练的拍子也响起来:“起,坐,起,坐,起,坐……”我随着教练拍子的节奏做着动作,可没做几下,教练就喊“停”,并对我说:“你做起坐的时候一定要把脚跟沉下去,我们再……”教练的话还没说完,妈妈就来叫我下课了。我恋恋不舍地跟教练和二黑道了别,从马背上跳下来,对妈妈做了个鬼脸,就跑出了训练场,穿过了马场,跑进了接待中心,把骑马专用的服装还给了那个姐姐。这时,妈妈也回来了,给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今天住在这里,明天还可以继续学骑马。噢!太棒了!这样我就可以继续纠正不规范的动作了。

这是我第一次与马的亲密接触。我知道了骑马要穿专门的服装,还要有特别的起坐动作。这个动作虽然有教练不断地帮我喊着拍子,但我还是做得不够规范,需要再多练习几次。我想学骑马和我学习其他知识是一样的,只有勤学苦练,才能真正学会、学好。想象着我骑马奔跑在大草原上的样子,真希望明天快点儿到来,我就能跟教练继续学骑马了。


北京市育民小学四(2)班 李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