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自学考试 >

中学生给包裹装上“火眼金睛”

作者:四川新闻 | 发布时间:2018-12-27 00


足不出户就能买到心仪的商品,这是电子商务给人们的生活带来的便利。但是,方便的背后,并不总是皆大欢喜——一旦到手的宝贝被发现有瑕疵,很难界定到底是卖家还是快递公司的责任,一番推诿扯皮,最后的受害者仍是买家。

来自北京工业大学实验学校的初二学生柴宇涛,在吃了一次这样的哑巴亏之后开始思考解决这一问题的办法。有了想法之后,柴宇涛通过在网上搜索感应物体振动的相关仪器后发现,“陀螺仪”和“三轴姿态倾角感应器”被提到的次数最多。对两者的价格、性能进行了比较之后,柴宇涛选择了前者。有了陀螺仪监测物体的运动,还得有个单片机存储器做“仓库”将这些数据存储起来,再在单片机上编个程序让其发号施令——柴宇涛这个发明的几大部件就都齐全了。

这么多的部件集合度确实相当高,拿在手上比大拇指的指甲盖大不了多少,在使用时也是十分便捷。“这个服务未来可以在网站上供用户自由选择,就像是现在选择是否购买运费险一样。选择了快递运输投递记录服务的用户,由商家将我的这个发明贴在快递包裹纸箱的底部就行。”柴宇涛说,这样一来,小小的仪器便可以用来感应和记录包裹在快递过程中的翻转次数和角度,如果买家收到快递后发现货品有损坏,可以连接电脑导出数据,进而判断是否是快递暴力搬运造成的损坏,便于责任认定和理赔。

这项服务的实现,离不开大量的实验测试来确定每件商品的“耐摔次数”,这一数据对判定是否为“暴力快递”具有重要的“临界值”作用:如果损坏的商品记录的翻滚次数超过这一临界值,则说明货物损坏为快递方的责任;如果损坏的商品记录的翻滚次数低于这一临界值,则说明货物损坏为卖方责任。

这一切对于一个初二的学生来说,并不容易。常常是摔了二十几次箱子,最后导出的数据与之大相径庭,完全对不上号。柴宇涛知道可能是编程的问题,可是这件事情他确实又着急不得。对于一个之前没有什么编程基础的孩子来说,他只能慢慢摸索、一点点完善。“一开始我对单片机完全没有头绪,去首都图书馆看了好几天的书,后来加上跟老师请教,才一点点做了出来。”回过头来看,柴宇涛说自己克服困难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坚持,坚持不断去试,只有坚持过,不断尝试过,才有可能成功。”坚持的最终结果,让柴宇涛拿下了德国纽伦堡国际发明展的铜奖。

(牛伟坤)